返回真正的树叶(返回本树叶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4 01:59 点击:

《天幕红尘》之叶子农与布兰迪的交锋

今个聊叶子农与布兰迪这段。


背景:布兰迪看中叶子农的才华和对马克思的研究,想出个纪录片《共产主义运动一百年》,在经过上头同意后,来邀请叶子农。


于是在布兰迪邀请与叶子农的拒绝之中,便发生了一段对话。


叶子农看完后把《意向书》递给布兰迪,说:“这活儿我干不了。”


布兰迪没有接,而是说:“先别这么肯定,请再仔细看一遍酬金。”


叶子农说:“钱是不少,可我拿不了。”


布兰迪说:“完成这个片子你就能拿,你是这个问题的专家,我相信你的能力,重要的是要有新思维、新史观。”


叶子农说:“以新旧划分,昨天都是错的,今天都是对的,那还分什么对错?好好过日子就行了,反正每天都是对的。”


布兰迪一怔,说:“谁敢标榜自己是真理呢?只能说新。我的意思,是要有不一样的思维和不一样的视角。”


叶子农说:“真相只有一个,假象无穷多,你不一样得过来吗”


布兰迪又是一怔,但仍然没有不悦,说:“其实争取到这个机会很不容易,广播公司一开始并不支持,是在迪拉诺总部的干预下批准立项的。你孤身一人,没有家人受到政治牵连的顾虑,你是将军的儿子,你因为不理解父母的信仰而研究马克思主义,你的家庭不幸和你的个人经历使你的身份具有特殊性,这使你的观点更容易被接受。”


叶子农放下《意向书》,说:“跟恩仇扯上关系的真理,你敢信吗?”


布兰迪说:“你是个人才,但是你缺少一个舞台。迪拉诺是有国际影响的广播公司,你知道这部片子的成功将意味着什么,这个舞台能让你一夜成名,而我作为这个片子的主要负责人,这也将是我个人的一个成就。”


叶子农说:“出了名就得交出自由,这个账我算得过来。”


布兰迪不解,问:“出了名怎么就交出自由了?”


叶子农说:“名人有示范效应,得活在楷模里。我这么懒散,那还不得折磨死啊。”


布兰迪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跟梁先生联系过,意图你都知道了。我想说,我是来握手的,不是来找个敌人战斗的。”

《天幕红尘》之叶子农与布兰迪的交锋


这一段有点斗嘴的味道,叶子农核心想表达的意思是,他寻求的那个东西是无任何底色的东西,没有任何立场,因此布兰迪所说的新观点和叶子农的特殊身份,都是在让他站在场中表达观点,一旦站在场中,便是离真理越来越远,一说就错的东西。


后面叶子农为了解释自己的想法,叶子农通过豆子解释“立场”的问题,还是挺通俗易懂的。


买了三包豆子回到房间,叶子农把茶几上的东西往一边推了推,腾出一块空地,然后拿起一只玻璃杯,从包里各抓了一把黄豆、红豆和绿豆放进杯子,摇晃了十几下,看混合均匀了就“哗”的一声倒在茶几上,用手铺平。


布兰迪不解,看着这堆混合均匀的豆子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
叶子农说:“给你找个活儿干,你就看这堆豆子吧,看同颜色的能连出什么字母,混色的能连出什么字母。你先看着,我去弄点喝的。”


(此处省略一些作用不大的原文)


叶子农笑笑,给布兰迪倒上一杯热茶,问:“你连出了多少字母”


布兰迪喝了一茶说:“所有的,而且如果密度够大,可以连出任何文字和图形,不管是单色的还是混色的,都可以。”


叶子农说:“而且不管你连出什么,都是真实的、有根据的。”


布兰迪说:“是的,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”


叶子农用手指沿那堆豆子画了一个圈,说:“这是个场的世界,有多少立场就有多少观点、主义。众生是立场的、利益的、好恶的,众生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,出离立场的观点在立场的圈里是没地方立足的,因为没有场可以让你立。望河楼吃饭你知道我的观点,于共产主义邪恶说我是狡辩,于神圣说我是歪曲,怎么都不招人待见,没人待见就没市场。这片子正如你《意向书》里所说,东欧民众需要心理支持,东欧当局推行变革政策需要反省历史和理论支持,西欧需要胜利者的感受。其实你还漏掉了一块,还有美国,美国不仅要正义和胜利的光芒,还有领袖感。不管你是什么新思维、新史观,这部片子满足不了这些条件,你是赚不到钱的。”布兰迪说:“是的。叶子农接着说:“昨天人们相信共产主义,不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真理,是相信了一个许诺。今天不信了也不是因为它不是真理,是没得到预期的实惠。众生不管你真不真理,他们只需要许诺、兑现。半个世纪的烙印,共产主义一词已经被烙成了一个空洞的符号,连共产党的领袖都说,贫穷不是社会主义。现在你跟东欧的人民说,你们解体的那个不一定是真正意义的社会主义,再跟欧盟的人民说,你们组合的那个也不一定不是社会主义。你这不是存心跟人民找别扭嘛,用北京的流行话说,这叫找抽呢。


布兰迪不解地问:“什么叫抽?”


叶子农说:“就是打耳光,抽嘴巴。”


这里道理很明白,有点像色盲测试图,我要是说下面的图里有一首诗,也能成立。

《天幕红尘》之叶子农与布兰迪的交锋


我用个实例解解,可能有偏差,但大意应该差不多。


我们拿之前的佛像例子作比。一尊佛像,有人看到的是信仰,有人看到的是青铜、有人是风景。每个立场不同,每个人都是对的。


我们先不管共产主义是什么,反正和佛一样,都是一个概念。现在我们将这两个概念等同起来,那么东欧社会主义就好比看到了信仰,看到了佛的许诺,而西欧国家就好比看到了旅游胜地,看到了赚钱机会。这两个阵营都想日子过得更好。


有一天,东欧发现信仰吃不饱肚子,看到对方吃得挺香,就变成了资本主义。


那么叶子农出离立场的东西是什么呢?


拿刚才的佛说,我这里尽可能接近本质,但还是在立场中。


那就是人的思想观念的起源,佛的起源,人的脑内的细胞为什么会形成对佛的认知?这个是最为本质的。但是放到宗教信仰和商业立场中,就什么用都没有,这两个立场的人都不会接受这样一种观点。


那么布兰迪要叶子农做的是什么呢?是给东欧政府回顾历史和改革的理论支持,但东欧人民不关心自己的国家是不是社会主义,他们关心的是能不能吃饱饭,这就驴唇不对马嘴了。另一边,是阐述西欧社会成功的原因,但是却是告诉西欧人民其实你们走的也是共产主义,西欧人民哪里来的胜利感?至于美国的领袖感更是不着边。


所以是找抽!这个东西没市场!

《天幕红尘》之叶子农与布兰迪的交锋


布兰迪说:“东欧解体的那个阵营是不是社会主义不由你我说了算,得由东欧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说了算。东欧阵营解体体现了东欧人民的意志,这个还是问题吗?坦率地说我对政治不感兴趣,也不了解你的观点的具体内容,因为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欧洲人民认为它是什么,重要的是你的思辨能力,市场需要什么,我就认为是人民需要什么。如果东欧阵营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,那中国就也不是社会主义,那是不是说整个欧洲的人民都错了,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也都错了,就你是对的?”


这里我简单翻译一下,用布兰迪的话说就是:东欧解体是由东欧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说了算,但东欧阵营解体体现了东欧人民的意志,东欧是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就无关紧要,政治也好,你的具体观点也好,这些都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人民认为它是社会主义,现在东欧人民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的这个国家解体了,因此东欧人民需要一个自己解体的解释,这就是市场需求,而我认为你的思辨能力能够解答这个问题,这就够了,重要的是这个两个东西。


再者如果东欧阵营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,那中国就也不是社会主义,那是不是说整个欧洲的人民都错了,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也都错了,就你是对的?”


叶子农嘴角闪过一个无奈的笑,摇摇头,沉默了许久之后淡淡说了一句:“但凡还愿意睁眼看一下的人,有谁还能否认中国在一天天变好吗”


中国和东欧有很多的不同,不是大家都说是社会主义,就一模一样,本就不具可比性,因此叶子农无奈的笑,只表达了中国在变得更好,能说他错吗?


布兰迪说:“中国经济确实发展很快,中国威胁论的声音也在升温。”


这里布兰迪想用中国威胁论来说明中国的社会主义是有问题的。


叶子农说:“中国和苏联,你拿哪个去证明社会主义?如果你认为改革开放的中国已经不是社会主义了,而美国和中共认为它是社会主义,那又是谁错了呢”


布兰迪语塞了,一时不知如何作答。


这里叶子农反驳了布兰奇“是不是社会主义得由东欧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说了算”的观点。如果两个人民一个说是,一个说不是,那你听哪个人民的,让布兰迪一时语塞。

《天幕红尘》之叶子农与布兰迪的交锋


今个就聊到这,一个推文加原文一下子就3000字,字多大家看得也费劲,后续咱再接着聊。


署名环节

作者:思维之钥

万一以后不在了,各位还能找得

热门文章

 

关于我们

img

宝博体育app下载阁罗世界奇闻异事、奇闻怪事,儿童睡前故事,鬼故事等!主要

联系我们

imgimgimgimgimgimg

联系我们